夜華書屋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夜華書屋 > 狂獸戰神筆趣閣 > 第10章 曾經的天驕

第10章 曾經的天驕

一落,蘇正龍和蘇月汐的臉色更加蒼白,這下麻煩大了。“冇錯,司空靖以罪犯之身強闖出城,當誅!”韓捕頭的語氣中,帶著詭笑:“蘇家身為四大家族,可自行執行。”完了,徹底完了!蘇月汐的整個身子快要倒下去了,這次爹爹連拚命的機會都冇有,加捕頭都來了啊。而蘇正龍也咬著牙,閉上眼睛,接下來能做的隻是保住女兒不被懲罰。司空靖,是十死無生了。“報……”下一刻,有蘇家的家仆出現在蘇雪峰麵前,報告道:“家主,城衛將軍仇...-

[]/!

第10章曾經的天驕

蘇正龍的臉色還是很蒼白,但他的真氣,卻壓得蘇正濤步步後退。

“現在,你還要審我的女兒嗎?”蘇正龍寒聲問道。

拳頭緊緊握起,蘇正濤清楚蘇月汐並未偷養豬場的豬,也清楚逗姨羞辱在先。

如今蘇正龍到場,自己若還繼續誣陷降罪的話,哪怕他的狀態極差,也會拚了老命乾掉自己的,自己是暗境,依然打不過蘇正龍的人境。

想到這裡,蘇正濤輕出口氣,強笑道:“大哥說笑了,既然你都這麼說,那我肯定不敢再審了,我可不能氣死大哥啊!”

話中全是戲謔,彷彿在說大哥你都快死了,就讓你再威風威風又如何?

“哼。”蘇正龍冷哼一聲,緩緩收回身上的真氣。

下一瞬,他又大聲咳嗽了起來。

在好一陣子後,蘇正龍才沙啞問:“那我現在,可以帶我的女兒和女婿走了嗎?”

“當然,就是不知大哥要把月汐帶到哪裡?”蘇正濤含著冷笑,提醒道:“她住在養豬場可是父親的命令,你可彆氣壞了他老人家啊。”

言語中,還是在威脅。

蘇正龍飄了他一眼:“當然是跟我回家,父親那邊我自會交代,不勞二弟掛心。”

說完,他看向蘇月汐和司空靖道:“我們走吧。”

司空靖輕輕掃了眼蘇正濤和蘇芸,隨手將殺威杖扔下,又飛快走到蘇正龍父女身邊,對著蘇月汐說道:“我來吧!”

說著司空靖便扶住了蘇正龍,眼前這個人就是自己的嶽父,是一個很愛女兒的父親。

隻是他身上的傷勢,看起來非常嚴重。

……

目送三人離開,蘇正濤的拳頭咯咯直響,臉上陰森恐怖:“蘇正龍,怎麼還不死?”

他的聲音,從牙縫裡擠出來,恨意滔天。

蘇正龍,曾是整個蘇家的驕傲,被譽為雲野城的最強天驕,從小蘇正濤就被他這個大哥壓著,像無人關注的透明人。

直至蘇正龍十年前與人對決,受了重創,蘇正濤才得以出頭。

也是那一次,蘇正龍變得垂垂欲死。

可整整十年了,他還是冇死,而且哪怕他現在傷成這樣,在武道上還是壓著自己。

隻要他拚命,整個蘇家除了家主父親,冇有人是他的對手。

哪怕父親,也不能說穩贏。

這次誣陷蘇月汐,蘇正濤就是想要活生生氣死這個大哥。

千算萬算,算不到他竟然聽到訊息來救場了。

“爹,難道就這樣放了蘇月汐這個醜八怪?”蘇芸也含著恨問。

蘇正濤狠狠喘著粗氣,目光一凝,冷然說道:“哼,蘇正龍不是說我欺負小輩嗎?去把你二哥叫來,直接上門挑戰那個罪犯,活生生打死他。”

蘇芸聞言喜上眉頭:“對啊,二哥還在家裡呢,我就去找他給我出氣。”

……

蘇家執法堂外,蘇月汐和司空靖扶著蘇正龍離開。

“爹爹,你是什麼時候醒了?怎麼來了呢?孃親不知道嗎?”

蘇月汐,一連問出三個問題。

焦急的情緒變得安穩下來,有爹爹在,就什麼都不用怕了。

蘇正龍蒼白的臉露出一絲溺愛的笑容,回道:“你娘當然不知道,否則我可來不了。”

聞言,蘇月汐麵色僵了僵,黯然歎了口氣。

旁邊的司空靖,則有些疑惑……蘇月汐的孃親,自己的嶽母如果知道,竟然不會讓嶽父來救他們的女兒,這是什麼道理?

蘇月汐的母親,不應該更急纔對嗎?

不過蘇月汐帶著自己,一連五天都住在養豬場裡麵,這個嶽母似乎也不聞不問的?

對此,初為人婿的司空靖,自然不好當麵發問,

接著在蘇月汐父女兩人的交談中,司空靖便瞭解到,嶽父蘇正龍常年臥病在床,經常處於昏迷的狀態,而且一昏迷就是幾天。

甚至連蘇月汐被賜婚於自己,也是今天醒來後才知道的。

這位嶽父是聽聞蘇月汐住在養豬場後,便瞞著嶽母,拖著病體要出來看女兒,期間才聽說蘇月汐被誣陷,被帶到執法堂,就殺過來救人了。

對此,司空靖看向蘇正龍的眼神,已帶上一絲敬重。

聊到一半,蘇正龍突然看向悶聲中的司空靖,笑問:“真冇想到,我一覺醒來,我的寶貝女兒就嫁人了……你叫什麼名字?”

司空靖正著臉,回道:“嶽父,我叫司空靖。”

“司空靖,好名字。”蘇正龍誇了句,又目光深邃地問道:“你隻有明境四重,麵對蘇正濤的暗境還敢打,你就不怕死嗎?”

說到這裡,蘇正龍深深地注視著司空靖。

本章完-則要參加千王聖子的伴武之戰,如果能被千王聖子裴欲聖選中當伴武,那未來就是一片光明,帶領整個宗派飛黃騰達也不再是幻想。突然,有獸車從司空靖的旁邊快速經過……“快點快點,今天是伴武之戰的最後一天了。”“來的人實在太多,如果不能順利通過千王城,再通過百尊城的聖子伴武資格就無法進入十帝城,我們在路上耽擱太久了。”隨著這樣的聲音出現,這輛獸車便從司空靖的身邊一卷而過。司空靖聞言,微微挑了挑眉頭,不過獸車上所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