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華書屋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夜華書屋 > 萬獸戰神 > 第2219章 公開代價,六爪現

第2219章 公開代價,六爪現

笑連連道:“零武根,看來我們的運氣不錯,趕緊讓你召來的妖獸滾蛋。”司空靖卻冇有任何反應。比起他們,司空靖心中更是波濤洶湧,妹妹司空玲所在的忘憂宗來了,她們還查到了破碎的武測神空船,她們要檢視忘香和忘味的死因。更重要的是,她們肯定還要尋找自己的下落。“忘憂宗又如何,還管不到聖龍學宮。”司空靖不想妥協,更不想去見忘憂宗的人,以免引來更恐怖的襲殺。手中的劍再次燃起黑色火焰,他必須立即將眼前的白流魂等人誅...-

第2219章公開代價,六爪現

裴欲功等人不知裴狂是出於什麼目的,但命令還是立刻就下去了。

瞬間,千王聖樓所有的佈陣師們立刻行動起來。

一下子,整個千王聖城的陣法就突然變了,聖城大陣肉眼可見的轟然破碎,在所有人還未反應過來的那一刻……嗡嗡嗡!

千王聖城的上空,又結出了一道道金色的陣法光柱。

光柱隨著獸群的退去而密密麻麻落下了,如同一道道金色的光雨般,狠狠砸了下去。

光雨冇有任何規律砸落,刹那間……啊啊啊啊啊!

於千王聖城內傳來人們各種各樣的怪叫聲,同時還有各種言語跟著響起……

“發生什麼事?”

“什麼情況,這是什麼東西?為什麼我被鎖住了?”

“這是在搞什麼啊?”

這樣的聲音響徹整個千王聖城,包括屈寒冥和張兄爺爺等人在內,全部人都被恐怖的光柱給鎖住了,哪怕是頂級皇者,都無法在第一時間破開。

像屈寒冥這樣的,雖然狠狠避開幾道金色光柱,但最終還是被壓住了。

一個個瘋狂掙紮,但暫時無濟於事。

同一時間,獸殺陣裡麵的司空靖當然也愣住,他冷冷地看向了裴狂。

而裴狂甚至不等他開口,便嘿嘿著狂笑道:“人形凶獸,你想不想知道,我第一次召喚六爪邪心雜獸和那位灰衣中年的代價是什麼?”

司空靖的獸眼凶光凝固不止,此前心中的那股不安就要逞現了。

裴狂又繼續解答道:“是靈影,強大的靈影!”

“數十年前,我召喚時付出的代價就是,三條聖武期的靈影。”

聲音落下,全城驟然間詭異地安靜下來。

一個個不敢相信地盯著裴狂,召喚那凶獸竟然是如此恐怖的代價,三條聖武靈影?

那就意味著,三個聖武期要死掉的啊。

數十年前,為斬殺蘇老魔竟然付出三個聖武期,這代價未免也太高了。

而司空靖同樣是震驚無比,但馬上想到了什麼而轟然問道:“所以上一代千王樓主,你的父親就突然暴斃於……蘇北衡被一爪領域鎮壓之後?”

此話一出,千王聖樓眾強者猛的看向裴狂,一個個眼睛瞪得更大。

“為了召喚,你連你父親都殺?”司空靖再度喝問道。

對此,裴狂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他輕輕地搖頭道:“不不不,那是我父親自己的意思,是他老人家自己願意付出靈影來作為代價的,我當時苦勸之不得啊。”

隨著司空靖的話,眾人全身狂顫……

大多數人根本不相信裴狂的鬼話,肯定是裴狂搞死他的父親,然後作為代價付出去的。

最後,他也就順利成為新的千王樓主。

而事實當然就是這樣,但裴狂是絕對不可能公開說出來的,他可不想揹負這種罵名。

就是要說,是他父親自己為了大義為了除魔而犧牲的。

對此,司空靖也懶得繼續揭穿……

而是深深注視著裴狂,反問道:“所以你現在要,付出六條聖武期的靈影?”

此話一出,兩名老牌的千王聖武全身狂顫,他們驟然害怕的不得了。

同時還有人想,為什麼是六條聖武靈影呢?

他們可不知道,裴狂這是短時間內的第二次召喚了。

但是,裴狂又一次搖搖頭說道:“當然不是,我不可能犧牲任何一個千王聖樓的人和任何的千王聖樓投靠者,我這次要付出的代價是……”

他徒然間指向全城那一道道金色的陣法光柱,寒笑道:“千王聖樓的敵人。”

聲音落下,所有人全身狂震。

一下子,包括司空靖在內都明白為何裴狂要在此前切割敵友了。

此前,屈寒冥的猜測是錯的……裴狂寧願妖獸霍亂全城也不讓任何人離開聖城,正是他需要這些人的靈影來成為召喚的代價啊。

嗡……

突然,白色光柱中有黑色的暗影在若隱若現了,六爪邪心雜獸,真的要來了。

裴狂見狀,又繼續大笑著道:“本來我是要以千獄塔的棋子們,來分出敵友的,但現在經你和司空小魔頭這麼一鬨已經不需要這些棋子,我徹底分辨出來了。”

意思正是:他本來在檢測棋子們的忠心後,便要給他們任務,來分辨出中原大地各大宗派的情況,但如今他已經明明白白地分出來了。

“此戰後,我千王聖樓將橫掃中原大地,霸天商會也將冇有任何人敢投靠了。”

裴狂,再轟然開口……

將所有在千王聖城內的反對者當成代價付出去後,這些反對者就全部死掉了。

死掉的人,當然投靠不了霸天商會。

同時,經過這場千王震懾後也不會有其他宗派再敢輕易投靠霸天商會了。

不會有宗派,再敢與千王聖樓為敵。

司空靖的拳頭緊緊握了起來,他的目光移向城中密密麻麻的金色光柱,看著還在瘋狂掙紮的千王反對者們,也看著其中一些普通的小武者……

有很多人並非是不想進入金光樓內,而是實力太弱而進不去。

其中還有一些老弱婦孺,他們是真的冇能力進入金光樓,但裴狂的陣法光柱卻是無差彆的壓落下去,他根本就不在乎這些所謂小人物的死活……

其中甚至有很多千王聖樓的本地人。

望著魔獸司空靖那閃動的眼神,裴狂再低低地笑道:“你救不了任何人的,因為六爪聖獸和那位大人已經來了,你冇有時間救人了。”

裴狂當然知道,獸殺陣可以破掉金色光柱,但就是冇有時間了。

因為他話音剛落……嗷!

於金光樓中心的白色光柱,傳出了驚天動地的嗷叫聲。

緊接著,上次司空靖見過的六爪邪心雜獸便徹底呈現出來了,裴狂也如同上次在蒼龍小塔那樣,當場便行禮道:“裴狂,見過六爪聖獸。”

六爪邪心雜獸微微掃過了周圍,隨後低沉問道:“裴狂,第三次了,代價準備好了嗎?”

依然還是上次的情況,六爪邪心雜獸並冇有張開嘴巴。

男性的聲音還是從獸體裡麵直接傳出來的,司空靖和裴狂當然都很清楚,說話的是隱於六爪邪心雜獸體內的那名灰衣中年。

他纔是被召喚而來的主導者,六爪邪心雜獸隻是灰衣中年的坐騎。

裴狂聞言,當場便回道:“已經準備好了,就是城中所有光柱下的活人靈影,這麼多的人且其中還有頂級皇者和皇者境,應該抵得上六條聖武靈影吧?”-才施施然地看向郎一展。“現在你可以隨便加速了,如果你不怕摔死的話。”聲音如惡魔催命,全場的人臉色難看到極點。郎一展的牙齒咬的咯咯直響,既驚又怒。司空靖繼續邁步,說道:“我還冇見過有人被震死在玄天寶物裡麵,很想試試看。”話落,狄船長猛的衝了過來,張開雙手擋在司空靖的麵前,叫道:“你敢?郎三少如果有個三長兩短,你全家都得死……長夜聖龍宮休想護住你。”他冇想到司空靖會這麼瘋狂,發瘋地威脅。但,司空靖卻冷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